当前位置首页 / 媒体之声 / 媒体之声

媒体之声

[中国能源报]金沙电气原董事长王计:装备制造不怕慢,就怕“暂”

时间:2017-03-16    来源:中国能源报    点击次数:0     字体: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    打印本页
      装备制造业是各行业产业升级、技术进步的重要保障和国家综合实力的集中体现,具有产业关联度高、技术资金密集的特点。

      记者在两会现场,采访到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金沙电气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计,身体抱恙的他仍与记者畅聊许久。结合自身具备的研发能力和身居一线实战经验,他把对装备制造业走出的困难何在、产业今后如何发展等问题的思考和解答娓娓道来,在他看来,未来装备制造业走出去要善“谋”,提振能源消费革命,装备制造大有文章可做。

  装备走出去不能"一厢情愿"

  中国能源报:能源装备走出去,产能是否过剩?

  王计:能源装备企业都是单件小批的生产组织方式和配置方式,与汽车流水线从头到尾最后到总装完成的过程不同。所以说能源装备走出去,尤其产能转移到国外去生产,这种可能性不大。为什么这么说?

  一方面,首先,能源装备是多工种、多技术的综合体现。很多国家不富不强,没有能力建立起重大装备制造体系,这个体系投资门槛很高。其次,这是一个综合技术汇集的产业,需要各专业的人才才能形成产品的整个生产线,且不是批量。因此结合设备的布局、生产组织方式和资源配置方式,装备制造业并不仅是简单地把产能转移出去,有很多国家消纳不了。

  另一方面,这还需要社会的协同效应,也就是说社会要有配置能力。比如在装备生产的过程中,还需要大量依靠社会力量完成,强度螺钉、各种各样的阀和其他基础件,这都不是在一个企业内部能完成的。所以把装备制造业产能移出去的这种想法,太简单,也不现实。

  装备制造业的产能往外走,风电可以,它的生产线是联系的且比较单独,直接把风能转化为电能,投入门槛也很低,太阳能也可以成线生产,但这与火电、水电、核电和天然气发电是完全不同。国外市场需求和市场容量,以及生产线的生产方式的组成决定走出去的几率。

  除以上原因外,如果我们选择了跟一个合作时间很长的国家进行谈判和调研,结果发现这个国家根本不具备合作能力,也就是说地区提供的协同效应体现不出来,也无法走出去。

  中国能够形成这种重大装备制造业,这几十年发展中发挥了重大作用。老一代人留下的装备制造业打下了宝贵的基础。

  ""的好站的稳还需国家把关

  中国能源报:装备制造业如何通过“一带一路”拓展合作?

  王计:很多国家确实存在着电力供应不足,能源的消费满足不了的现状,有时甚至选择拉闸断电,因此需要合作。比如说我去访问埃及,在与大使交谈的过程中突然断电,大使馆就启用柴油机内部发电。这说明什么?就连大使馆这样的地方都不能保证用电。这让我想起中国2004年以前,到处都拉闸限电。电力需求无法满足,制约了当地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。

  但是往往这些有需求的国家又存在融资能力、资金保障程度、政治风险等问题。所以中国企业在往外走的时候,风险不得不放要放在第一位进行反复的确认。

  装备制造业走出去需要国家引导。从事能源建设、能源装备、能源运行或者能源开采的企业,能够通过思维方式的改变现在单打独斗的方式,解决企业现在是一古脑的往外运的现状。

  前几年国内形势好,大家都做国内文章。现在中国的装备制造能力像潮水般的向外涌,但再用本土方法到国际市场开拓,就不行了,因为国内竞争的方式和国内的经营模式到国外行不通,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文化。所以说中国企业之前也花了不少成本吃了不少亏,现在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,就是把各种资源,无论是制造资源、建设资源、开采资源还是运行管理资源共同到国外建厂,因地制宜。

  但今天跟装备谈,明天跟建设谈,后天跟运行谈,再找投资人谈,分散效果并不好。这需要形成一个共同体推进,难度就会减少。国家应该有指导性,能源管理系统,外交部门、商务部门多做些这些方面的工作。

  中国能源报:走出去要注意什么,或者说应该避免什么?

  王计:比如一个能源建设企业,有融资能力并依靠国家政策抢到走出去的先机,但这个公司用的是进口设备而不是国内装备,用建设上的成本填补进口装备的成本。

  那么获得国家资金支持的这个工程,就没有达到最佳效应。如果带出去的都是中国装备和中国的能源建设,大家可以共享。但由于种种原因带出去的是别国的设备,或者用的是国外的建设力量,这就不是我们的本意了。

  中国能源报:所以这并不是所谓的真正的走出去。

  王计:我认为对此情况国家应该有所干预,我也不支持这样的企业去投标。未来要在是不是用中国的装备、是不是用中国的建设能力、是不是用了中国的资金调查方面做更多工作。

  “心脏”和“大脑”制约装备制造发展

  中国能源报:工信部部长曾表示在全球制造业的四级梯队中,中国处于第三梯队,成为制造强国仍需时日。您认为高端装备制造发展制约何在?前景如何,应该怎么做?

  王计:其实这指的是国家的重大装备,也就是国家的通行装备。我们通行装备确实有很多问题,比如质量未达上乘。

  此外装备的核心,“心脏”和“大脑”都可能是借助国外的一些配件。那么我们可能生产机器没问题,但是控制系统可能要用外国的,或者某些阀门需要进口,主要是指这个。

  能源消费要抓“小烟囱”

    中国能源报:您认为能源消费与装备制造大有文章可做,能详细跟我们谈谈吗?

  王计:装备技术水平提升但是需求下降,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和发达国家能源消费方式不同。

  大家谈体制革命谈得比较多,企业的技术革命谈得更多,这很关键。但是消费革命没人谈,媒体也不去关注,媒体始终盯污染的“大烟囱”,不去看“小烟囱”。现在是时候去关注、解决和调整能源消费革命了。

  供求侧是对消费者来讲,消费者形成的消费结果,就是一种需求,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。所以我们认为到了该改变社会能源消费方式的历史时代了。

  中国能源报:那您是否认为京津冀的消费方式的示范,比如说热电联产是否会形成示范的作用从而推进消费改革?

  王计:希望京津冀能够做个示范。京津冀协同发展包括城市建设、功能配置,居民的生活方式都会发生很大变化。如果在这个过程中,能够对能源消费的这种方式进行革命,或者进行调整、进行改造,会给全国带来一个示范。

  如果城镇化建设从规划中就取消散烧,实行集中供暖、集中供热、集中供气这些方式,才能从根本上治理雾霾。

  买来的技术无助创新

  中国能源报:您还提到要提高核电建设比例。

  王计:提高核电建设这个比例,一个是火电停批、缓建和停建三种办法,目标是5000万千瓦。目前很多企业火电排放标准都优于国际标准了,排放源已经不是主要问题。在此情况下,配置一部分核电,有利于改变能源供应、电力供应的结构。

  中国的装备制造业,不怕慢就怕“暂”。应当把我们国家的能源装备制造资源进一步利用好并发挥作用。暂停就是技术的衰竭,还涉及人才的流失。福岛核危机核电项目不批以后,我们就很紧张,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人才都流失掉了,这怎么办。我们刚刚配置起来的设备都闲置在那个地方,那要生锈的。

  中国能源报:您认为应该如何促进品牌质量提升?

  王计:过去你是小学生给你送课本,你是中学生的时候,我可以帮你辅导,高中水平的时候大家就可以交易了。

  但你现在要我正在研究的成果,将来要夺我的市场,要同台竞争。通过买技术行不行?可以,但是买来的是技术不是能力。我们要从过去追求量向追求质发展,目前我们的创新速度与国际先进水平有较大差距,更要加大技术创新投入。

  中国能源报:您对装备制造业这种前景有何建议和期待?

  王计:装备制造业,历来都是国家发展中的起步点。现在装备制造业可能要进入一个调整期,根据市场和未来的需求之间进行调整。一方面要推动技术进步。用新技术去迎接、适应市场。另外一方面要对原有的管理模式,对原有的资源的组合部分要进行调整,优胜劣汰。